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客户端
张耀山散文集《家在龙尾河畔》第八章第七节|醉卧沙场君莫笑

时间:2022-01-09 18:40:04 来源:连云港传媒网

「家在龙尾河畔」|第八章 第七节📖

家在龙尾河畔_00.jpg

▾  点击收听  ▾



《家在龙尾河畔》简介


2020年,一部名叫《家在龙尾河畔》的自传体散文集诞生了,书的作者叫张耀山。作品诞生之初是非常之年,诞生之际是非常之时,诞生之作是非常之举。因为这样一本书的问世与这个年景的许多元素有着高度的契合,因而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家在龙尾河畔》始终以平民生活为底色,热烈地拥抱生活,处处可见血浓于水的家乡情节,绝不像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找不到自己的原乡。正是那些琐碎的、点滴的生活细节,构建了作者极尽渲染的龙尾河畔泛黄的岁月。


fca4e43fa35a2d1cad0ee3ce895ce4d.jpg


 - 关于作者 -

张耀山,1955 年2月16日(农历正月十五)生于连云港,曾就职于连云港市文联。连云港市人民代表大会第十二、十三届代表,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历任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连云港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现任连云港市安东书院院长、连云港市简帛书法艺术研究会会长。他认为家不是由物质堆砌起的空间,家是情感的载体,是灵魂的栖息地,是精神的乐园。

66fdbe9040beff5ab4308ceb3aeb4d9.jpg



醉卧沙场君莫笑


与明亮兄接触之初,我很少喝酒,更不馋酒。喝酒方面,他是我当之无愧的老师。可能是我潜在的酒量被他激活,当我情之所至举杯豪饮时,他不得不甘拜下风,但这让他有成就感。明亮有点酒量,特别喜欢在酒桌指手画脚,担当支配的角色,往往无异于引火烧身,常常成为众矢之的。有一次,一个国企干校校长请我们喝酒,酒桌上除了我们天天泡在一起的酒友以外,还有校长夫人及其闺蜜。如果说这位闺蜜仅仅是漂亮的话,对我们这拨见多识广的酒友来说杀伤力并不大。她是某市电视台《夜话》栏目的主持人,营造气氛和适时煽情是她的职业习惯。


她身着白色羽绒服,黑色裤子,脖子上系着红色的纱巾。红黑白搭配,看上去既庄重又飘逸,非常迎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调。在座的一位画界朋友,自信得有些自以为是,酒桌上只要有美女在,他就会异常活跃,用自作多情的语言撩人家∶"你这一身打扮就像徐徐展开的《富春山居图》,如玲珑剔透的巴林鸡血石,传统戏剧中的刘关张。"话说完了,很得意,用挑逗的眼光看2011年《周明亮水墨写生画展》开幕式上合影从右往左∶于建平王萌夫妇、李秋霞周明亮夫妇,张耀山彭海玲夫妇着对方。该女反讥道,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局限性,也是中国画家的局限性。你只看到红黑白颜色的本身,作浅层次的文化解读。任何色彩只有富有象征意义才能有生命的涌动,而不是单一的纯粹的彩色。从审美角度看,黑白二色最具张力,红色夺人眼球。从民俗的角度看,红黑白分别象征着福禄寿。在传统戏剧《三国演义》的脸谱中,红是刘备,运筹帷幄,黑是关羽,思勇正直,白是张飞,勇猛过人。其实对于红黑白三色的崇拜不仅限于中国。也门、伊拉克、埃及、叙利亚、阿联酋、苏丹等都用这三色作为国旗的颜色。主持人口若悬河、妙语连珠,充分展示了其丰富的知识结构和随机应变能力。她的话音落了,没有人能接话茬,一口酒没喝,第一次交锋败下阵来。


服务员给她斟酒时,速度很慢,随时准备暂停。倒三分之一时朝她望望,她没有反应,倒一半时她没有拒绝,索性倒满,仍然不动声色。我们彼此交流了一下眼神,得出一个结论∶在酒桌敢端杯的女人绝不可小觑,今天算是遇上高人了。


歪嘴巴酒壶,一杯是二两五,一口菜还没吃,半斤酒已下肚,主人开始向在座列位介绍嘉宾,然后离位互敬,酒桌上掀起一阵小高潮。一来二去,七八两酒下肚不在话下。


明亮坐在该女子旁边,他隔着酒桌冲着我说,耀山,如此美女难得一见不该敬一杯?我反唇道,靠你身边,由你先敬,我不敢捷足先登,犯了酒场的规矩。明亮遇到美女,幽默感立马打折。他想敬酒,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表达,在支吾中,该女子站了起来,分别斟满,主动出击。酒桌上瞬间出现了角色互换,令他措手不及。明亮生怕自己吃亏,用眼瞪着我催促我。我刚准备起身,一个人已站她的身旁,边斟酒边说,我老师敬你酒了,作为学生不能失礼。女子毫不退却,轻蔑地说∶"不就是一杯酒嘛,非得找那么多理由!"在明亮的鼓动下,我们分别轮番敬酒,女子从容应对,一圈下来,估计有二斤左右。


酒宴快结束时,该女子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冲着明亮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最后一杯酒我得敬您。"女子要反攻倒算了,语调是柔柔的,态度是坚定的,目标是明确。明亮扫了一下自身难保的酒友,没有一人呼应也没人施援,只得十分不情愿地将酒喝下。这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女子挑衅地说∶"连云港有海,并不代表连云港的男人有海一样的酒量,海一样的胸怀。我们老家有'三沟一河',虽不及海的容量,但那儿是酒乡,在弥漫酒糟味的环境中长大,喝酒不分性别不分老少,不夸张地说,连麻雀都能喝上二两。"她将脸转向明亮说,"有的人两杯酒一喝,脸红了醉了吐了,酒还能醉人?真想不通。"我知道她酒大了,话也大了。这就是主持人的风度,即使在酒后也没忘了调侃,让我们这帮驰骋酒坛的爷们颜面扫地。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地面上有厚厚的积雪。几人架着明亮,1992年11月10日连云港市七届青年联合会全体委员合影留念,后排左三为本书作者。


在风雪交加的黑夜中不知走了多长时间,高寒的气温让我们清醒了许多。但我们心里窝着的一团火却被点燃∶她讥笑我们还不如她老家的一只麻雀,我们一帮老爷们让一个弱女子整得如此不堪,实在让人咽不下这口气。寻找报仇的机会已纳入我们的议事日程。


酒场安排在涟水,美女主持人做东。这种的安排很大度也很公道。涟水介于两地之间,紧挨着灌南,不会给我们有看家讹人的感觉。涟水一行不像是赴宴,倒是像是两军交战后的议和。


在赴涟水的途中,明亮兄像是球场上的教练,前锋、后位落实到人,并对某些技术性问题做了周密部署,不可谓不细,不可谓不全,全体队员摩拳擦掌,只等哨声响起,冲锋陷阵。但明亮的纸上谈兵,不击自溃。走进餐厅,所有人都愣住了,陪客的是清一色女将,而且采取"人盯人"的战术。我们几

个男人相互看了看,说是中了对方的圈套了。宾主落座后,我们留心明亮两边坐着虎视眈眈的女将,开始有些心疼他。


细节不必描述,结局毫无方悬念∶丢盔弃甲,全军覆没。



👆关注连云港手机台👆

👆每周更新《家在龙尾河畔》音频👆


编辑:王婷婷 分享到:

Copyright© 2006-2021 lyg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闻热线:0518-85720021 记者QQ:6291576 连云港地区第一视听综合门户网 连云港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苏新网备2007035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004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007204号 苏ICP备11073735号
江苏省网络视听违规节目举报窗口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许可证编号:3212018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