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港城】连云港的亭
日期:2018-12-06     来源: 连云港传媒网

【连云港传媒网】

微信图片_20181206151809

(云台山最高峰玉女峰海曙亭,此图翻山客提供)

亭台楼阁是中国古代较为常见的建筑样式。亭,造型优美,飞檐挑尖,有六角、八角,有一层、两层,多建于园林和景色秀美处,供人观景、休息与乘凉,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性景观。古今港城,石头亭、适野亭、乘槎亭、孔望亭、圣化亭、半山亭……,不胜枚举,引人入胜。

微信图片_20181206151843

(抗日山西侧红领巾水库碑亭)

(一)

北云台山宿城一面临海、三面环山。除海路外,古人进出宿城,必须途经留云岭(原名虎口岭)。此处山路蜿蜒,溪流淙淙,花繁叶茂,行至山凹处豁然开朗,平畴沃野,炊烟袅袅。道光皇帝听闻后赞道:“此处与桃源何异?”岭上有座子午亭,全石打造,为民国法起寺主持振亚所建,形制古拙。近旁有清两江总督陶澍的留云岭诗碑和民国“威震海隅”“海邦砥柱”石碑。

微信图片_20181206151919

(宿城留云岭子午亭)

南云台山也有一座石头亭,历史更为久远。南北朝时期,南朝宋、齐在东海之中的郁州(云台山)侨置青、冀二州,州治即在东西凤凰山之间的东海城(南城),东海城与海州朐山(锦屏山)隔海相望。南齐朐山戍曾被北魏十万大军围困,青、冀二州刺史卢绍之命人从石头亭渡海运送粮草。魏军本想截断海岸,却遇潮水大涨,朐山戍主元元度乘机出兵,大败魏军,因此石头亭又被称作破虏亭。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008

(宿城留云岭,清代陶澍诗碑)

宋代东海城西凤凰山下建有适野亭,清代崔应阶编撰的《云台山志》称亭在“昔时渡海憩息处” 。明代蒲埙在诗作《访适野亭》中写道:“山压孤亭水接滩,亭空适野见应难。不缘石壁遗文在,只作荒边冷地看。”明代适野亭虽已不见,但题刻在西山石壁的《适野亭记》得以留存,《云台山志》全文收录。该记为南宋提督京东路水陆军马范荣所作,范将军站在适野亭中遥望中原,发出了“神州赤县,厥今安在”的感叹。如今亭记石刻遗迹全无,可能毁于开山采石。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040

(眼前为西凤凰山,远处为锦屏山,两山间原为海峡)

(二)

孔望山,古称龙兴山,相传为孔子登高观海处,曾与云台山隔海相望。北宋年间山顶建有乘槎亭,名闻天下,传说被汉武帝封为博望侯的张骞,在此乘木阀游银河偶遇牛郎织女。1074年苏东坡在海州陈知州的陪同下,登临乘槎亭观海览山,流连于山海美景,返回州城时已是满天星辰。他在《次韵陈海州乘槎亭》中赞道:“清谈美景双奇绝,不觉归鞍带月华”。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139

(孔望山顶俯视飘然亭,远处为海州城)

“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也数次来到海州,并写下诗作《秋日登海州乘槎亭》。他用悠美温婉的笔调为后人描绘了山海风光与人文景观,“海上西风八月凉,乘槎亭外水茫茫。人家日暖樵渔乐,山路秋晴松柏香。隔水飞来鸿阵阔,趁潮归去橹声忙。蓬莱方丈知何处,烟浪参差在夕阳。”宋金时期,孔望山更名为巡望山且建有抗金城,海州征战频繁,乘槎亭毁于何时,未见记载。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209

(孔望山飘然厅为六角亭,可供游人途中休憩)

清代海州知州唐仲冕在《自题乘槎亭观日出图》中写道:“亭名始见坡公诗,建亭之处人莫知。我于龙洞读宋刻,亭在山头与海直。”海州名流许乔林为编著《嘉庆海州直隶州志》,曾在孔望山乘槎亭驻留时日,并在此教授学生。1887年江苏学政王先谦来海州主持院试,这位后来任岳麓山院山长的学界泰斗赋诗《乘槎亭》,“世事又看尘起海,我来真是客乘槎。青盘苜蓿分明在,月与曜仙一笑夸。”有别于宋代建在山顶的乘槎亭,清末孔望山建有包括乘槎亭在内的书斋建筑,应在山脚处,遗址待考证。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252

(孔望山脊有步道,建于古城墙之上)

孔望山之名,发端、兴盛于明代。明代监察御史黄国用巡视海州时,命知州钟岳在孔望山间建孔望亭。1543年淮安名士倪润受邀撰写《孔望亭记》。这位嘉靖年间的进士,后被考核为“天下第一等清官”,自称与吴承恩为“旧游”。他在亭记中写道:“孔望亭者,亭孔望山都也。”吴承恩的另一位好友、淮安知府陈文烛,也就是金陵世德堂百合本《西游记》的序者,对孔望山也极为推崇,于1572年挥毫写下《孔望山铭》。

今孔望山建有飘然亭,亭旁石墙上刻有张耒诗篇,供游人登山休息、怀古思远。飘然亭不远处有柱孔,不知是何亭所留遗迹。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339

(北宋张耒《秋日登海州乘槎亭》诗刻)

(三)

《云台新志》记载,南云台山“虎窝南、镜子崖下,有半山亭”。此处为明代顾乾兄弟读书处,称作半山园。清朝程玓在《半山园额跋》中写道:“横出山半,下临巨涧,顾子构园其上。园之中有亭,并以‘半山’名。”顾乾将此处美景收入“云台三十六景”中,称之为“半山野眺”,程玓也称“盖云台胜概无过此园”,可惜瑰丽景观消遁无痕。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420

(水墨云台)

东磊,又称石磊、中顶、钟鼎,位于花果山三元宫以东。古代官宦士人游览三元宫后,会沿着山脊至东磊赏奇石、观玉兰、品朱樱。东磊之名,源于三块叠加的巨石,形态别致,甚是可爱。磊石上有民国宋球题“磊磊落落”,王仲博、刘嘉桐题“重来东磊”石刻,书刻俱佳。宋球,字天愚,教育界名流,任民国灌云县十一区区长,酷爱云台山水,曾率领乡民抗击日寇。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455

(东磊怪石林立,似鸟、似龟……)

磊石近旁建有天愚亭,为纪念宋球而建。因为地质塌陷,此亭已成“比萨斜亭”,成为东磊较为奇特的景观。东磊“聚宝瓶”原有仙墓亭,为清末民国云台树艺公司李二太爷的坟茔。仙墓亭为八角亭,建于1920年,各角立有“紫气东来”、“蓬莱阆苑”、“六日返阳”等石碑,后被拆毁。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528

石上有民国石刻

(东磊天愚亭建于1992年,因地质塌陷倾斜十余度,成为危亭)

墟沟北固山有八角亭名向若,位于民国海州军阀白宝山所建乐寿山庄,近旁有陈调元小楼。亭名取自成语“向若而叹”,意为自大的黄河水神面对无边无际的大海也自叹不如。向若亭上原有数位国民党大员题写的楹联,分别为军事参议院院长陈调元的“陇汧西去三千里,淮海南来第一楼”,刘景波的“日对青山作酬答,气与黄海相吐吞”,王道元的“百年易逝诚何恋,一壑能专亦作豪”,白宝山的“天开北斗斟沧海,地负南山起画屏”和“日出日入自朝暮,潮去潮来无古今”。向若亭额分别镌刻有“海日东升”、“平秩西成”、“南山如画”、“波澜壮阔”,成为那段民国风云历史的见证。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631

(北固山犹如伸向大海的臂膀,形成可避风浪的港湾)

(四)

春秋时期齐景公与鲁定公会盟夹谷山,时孔子任鲁国司寇。为纪念孔子在夹谷会盟所作的历史贡献,明隆庆年间赣榆知县顾钤在夹谷山建圣化亭,后来倾圮,清康熙年间知县俞廷瑞复建。康熙年间曾任赣榆知县、海州知州、户部尚书的单畴书,在《夹谷山》一诗中写道:“光山漠漠水流清,齐鲁曾传书载胜。云暗峰头迷雁字,风从洞底度莺声。当年玉帛留残碣,此日樵渔失旧楹。圣化亭前频徙倚,登临不尽古今情。”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726

(赣榆夹谷山,三山夹一谷,齐鲁会盟地)

1668年华东地区发生郯庐大地震,距离震中不远的赣榆县城损毁殆尽。1714年吴敬梓嗣父吴霖起任赣榆教谕后,变卖家产,捐献俸禄,复建文庙和尊经阁,并修建敬一亭。吴敬梓曾在县城高阁上当众吟诵五律《观海》:“浩荡天无极,潮声动起来,鹏溟流陇域,蜃市作楼台。齐鲁金泥没,乾坤玉阙开。少年多意气,高阁坐衔杯。”青年吴敬梓才情洋溢,指点江山,名动海隅。如今敬一亭徒留空名,而吴敬梓小说《儒林外史》却被亿万人奉作经典,诵读传承。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756

(赣榆老县城——赣马,中学校内碑林残碑)

(五)

今西凤凰山下建有公园,可复建石头亭、适野亭于其间,并将范荣的记与蒲埙的诗镌刻于山石,亦是一桩美事。孔望山间的飘然亭可更名为乘槎亭,另在适当位置重建孔望亭。东磊以古观、石海、老树著称,而今藤蔓肆意缠绕巨石与古木,人迹零落,殊为可惜。夹谷山为齐鲁会盟处,孔夫子在此以“礼”服人,成就千古佳话,复建圣化亭、会盟台、夹谷书院,当为此山“添彩”。赣马曾为赣榆老县城,如今城墙不在、高阁不存,复兴古镇,建设吴敬梓故居和纪念馆,当为要务。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839

(海州双龙井,亭为新建)

沧海桑田,岁月流转,古老的海州,崭新的港城。历史不该被遗忘,文化需要去传承。回味着山海间的典籍诗作与传说故事,作为后人的我们,可以有所作为。

微信图片_20181206152907

(灌云大伊山石佛寺,山顶建有博爱亭)

(坚持图文原创,建设人文港城,转载请注明出处“走遍港城”及作者“山海云台”!文章写作得益于封其灿《连云港金石图鉴》等著作文章,在此表示感谢。)

[责编:叶书均]
热点视频
热点图片
  • 蒲公英第十六届连云港市青少年艺术大赛(音乐语言类)比赛
  • 中国移动连云港分公司举办“海之韵 和4G”第二届职工瑜伽比赛
  • 全民健康睡眠大讲堂——走进连云港
  • 港城地王诞生!万达北地块成功出让,楼面价达903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