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楼、千里奔波、举报纸拍照……奇葩证明何时休?
日期:2018-05-29     来源: 新华网

【连云港传媒网】近日,一段“九旬老人社保年审,家人抬着爬上三楼”的视频,引发对退休人员领取养老待遇要进行生存认证的争议。人社部日前召开电视电话会议,要求重点简化待遇领取资格集中认证等异地业务的办理流程,全力推行异地业务“不用跑”。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生存认证手续繁琐。为证明自己活着,有的老人需要在不同的办事地点跑多次,有的需要举着当天的报纸拍照,有的居住异地甚至需要千里奔波。

有些老人为证明“还活着”身心俱疲

一个月前,随女儿在武汉居住的90岁老人白启永,因单位的退休人员工资发放调整,被要求带本人身份证明,回湖北省红安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办理录指纹、照相等认证程序。

在女儿陪同下,白启永老人来到红安县城。然而,办理社保认证的办公室位于红安县机关保险局三楼,没有电梯,老人上楼困难。在询问能否请工作人员下楼办理认证程序被否定后,白启永老人只能坐在轮椅上,请人帮忙抬上三楼。

老人被抬上三楼办社保认证的视频在网络上曝光后,引发社会关注。当地要求人社部门整改,设在三楼的办事窗口被搬到一层,同时明确对重病、瘫痪、行动不便及高龄等特殊对象的资格认证,将安排专人上门采集信息。

白启永办理的社保年审认证被称为生存认证,是证明退休人员健在,符合领取退休养老待遇条件的一道程序。一般每年一次,如果逾期未认证,就将被暂停发放养老金。

白启永的遭遇并非个案,在一些地方,有的退休老人为证明还活着身心俱疲。

在天津养老的外地退休老人许国荣说,他2014年退休后,每年都要证明一次自己还活着,认证很麻烦。首先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去取表,然后到社区居委会和街道盖章,盖好章的表还要送到取表地点,整个过程最快也要两到三天。

有的地区要求本人到现场进行年审,这让很多在外地居住的老人倍感折腾。内蒙古退休老人王伟跟着女儿在江苏生活,为完成年审,他去年往返跨越半个中国回内蒙古老家。“现在还能跑得动,真害怕以后老了,经不起这么来回折腾。”王伟说。

不应把认证责任和成本都推到群众身上

为什么领取养老金必须要进行生存认证呢?据了解,地方人社部门开展生存认证,主要是出于养老保险基金安全的考虑,防范和打击欺诈冒领养老保险基金行为。

据介绍,家属冒领养老金现象在全国时有发生。天津市社保部门与公安机关破获的一起案件中,一位退休人员去世后,其外孙一直冒领养老金超过11年,总金额近20万元。今年4月,郑州市启动养老金防冒领清理追缴专项行动,共清理追缴重复及冒领人员11966人,追回养老金金额达1231万元。

一些受访退休老人和业内人士认为,生存认证是必要的,但具体实施的方式、方法亟待改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龚文海说,基层办事机构的工作方式和服务态度,往往直接影响群众对政策的感受。

“这类认证规定合法合规,但缺乏对当事人感受的考虑。”郑州市民王乐说。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宋向清认为,防范养老金冒领风险,重点应是政府如何通过高效、便捷的方法采集到真实信息,并通过信息披露防范假信息,最后配套提高冒领者的违规违法成本,而不是把证明真实性的责任都推到群众身上。这样不计行政成本、社会成本的政策安排,体现了社会治理中强调管理而非服务的思维。

此外,一些基层政府的衙门作风亟待改进。少数基层办事机构在对退休老人的生存认证中,高高在上,态度傲慢冷漠,对老人排长队、身体不适等情况视而不见。有地方甚至要求行动不便的老人,必须手拿当天报纸举在胸前拍照,以证明还活着,遭到诟病。

部分地区简化甚至取消生存认证,生存认证应靠信息共享实现

记者采访发现,针对生存认证中群众集中反映的问题,近年来不少地方已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开展探索。目前,生存认证已从本人到养老金领取地现场认证,拓展到异地协查认证、社保专干上门、网络识别认证等多种方式,方便异地居住老人、高龄老人完成社保年审。

武汉市人社局社保中心主任肖福义介绍,武汉市自2016年通过手机客户端进行退休人员生存认证网络年审后,又于去年底在支付宝开通社保年审。武汉市今年退休人员社保年审启动两个多月来,全市138万名企业退休人员已有82万人完成年审,其中13.2万人通过支付宝完成生存认证,1.5万人通过“武汉人社”手机客户端完成认证。对于行动不便的老人在全市范围内统一登记造册,由工作人员上门认证年审。

此外,部分地区探索简化甚至取消生存认证。中山市人社部门近期公告称,中山退休领取退休待遇并在中山常住的中山市户籍退休人员,社保经办机构定期与公安、民政部门通过数据交换,完成人员生存状况验证,不需要本人办理生存认证。

人社部召开的“进一步加强社保经办系统窗口作风建设视频会议”要求,要进一步推进“互联网+政务服务”,利用大数据分析等技术手段,改变经办服务方式,持续提升经办服务的质量和水平。

业内人士认为,进一步简化甚至取消生存认证,需要打通数据共享和数据真实两个环节。一方面,社保各个地区之间,以及与公安、民政系统之间数据需要共享,使社保经办机构能够通过核对户口注销、死亡证明等信息的方式,确定退休人员是否健在。

“另一方面,需要保证相关数据真实、及时。”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之前当地探索取消部分群体生存认证时,就出现有老人已经去世,可公安依旧未注销户口等情况,容易造成基金冒领风险。

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说,破解退休老人“自证生死”的困境,要进一步打破部门之间信息壁垒,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同时在充分做到信息公示公开的基础上,强化社会监督和惩罚力度,提高冒领违法成本。

[责编:叶书均]
热点视频
热点图片
  • 港城地王诞生!万达北地块成功出让,楼面价达9038元/㎡!
  • 蒲公英第十六届连云港市青少年艺术大赛(音乐语言类)比赛
  • 全民健康睡眠大讲堂——走进连云港
  • 中国移动连云港分公司举办“海之韵 和4G”第二届职工瑜伽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