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人物》郭佳丽 陈龙:倒下的“小儿科”
日期:2018-02-18     来源: 连云港传媒网

【连云港传媒网】这段时间,流感进入了高峰期,特别是医院的儿科门诊,日均就诊量经常超过以往的最高值,医护人员每天都是超负荷工作,身体严重透支。1月27日,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就有两位医生累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对于江苏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来说,因为感染脑炎而住院治疗的陈龙是个特别的病人,因为就在几天前,他们还是并肩战斗的伙伴。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住院医师 孟品:当时是1月27号中午,接到抢救室那边电话说要急会诊,然后我马上跑过去说本院一个职工,然后通过查体跟他这种症状的话,精神症状的话,感觉他这个脑炎的可能性比较大,然后就收入病房,然后就给他抗病毒、抗感染、降颅压等一系列的治疗,下午的时候病情出现了加重的情况。

2013年从医学院毕业的陈龙是连云港一家县医院的儿科医生,目前在市人民医院接受规范化培训,在这场流感疫情中,他和儿科的同事们接诊量翻了一倍,每天都有近千名患儿等待救治。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培植医生 苗大帅:门诊量大概在800、900,我们每天病房普通的病号,我们要收到20到30个病号,ICU的病号要收到8、9个,有时候一个抢救病号我们要忙4、5个小时或者5、6个小时,忙的时候一天可能要工作三十多个小时或者四十多个小时都没法休息。

据陈龙的同事回忆,在病倒前陈龙其实已经头疼了4、5天,但因为患儿太多,他一直在带病坚持,就在倒下的前一天,陈龙还连续工作了大概15个小时,回到宿舍没有吃饭就睡了,第二天一早又赶回科里查房,到中午就支撑不住了。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培植医生 苗大帅出现这种频繁的呕吐大概有十几次,他就出现这种意识不清,然后胡言乱语没办法跟我正常的对答,自己家人打的电话他都没办法去接,自己也不能站立,当天下午的时候,大概五点多左右转入ICU,但是晚上情况还不是特别好。

在ICU接受了两天的治疗,病情趋于稳定的陈龙目前已经转到普通病房,接受后续治疗,他的妻子也尽量在工作间隙,抽时间陪在他身边,但对他们夫妻俩来说这样的相处时间很短暂,也很珍贵。

陈龙妻子:我也是儿科的,东海县人民医院儿科的护士,我们夫妻是一起的,他就是说遇到各种情况,我基本上都能很理解很理解,就说不会再质疑什么,但是他倒下的时候很多人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像自己都要蒙了,没想到那么重。

本来夫妻俩就说四五天才能见一次,自己一倒下又给妻子在工作之外增添了不小的压力,陈龙也很愧疚,但既然选择了儿科就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陈龙:因为病情逐渐在好转,就觉得想尽快调整然后赶快回到工作岗位,这就是我的想法。现在这个社会每个家庭就是宝宝都很珍贵,任何的事情都有可能有反悔的机会,也有可能允许你犯错,但患儿的生命是不允许犯一点错的,所以尽心尽力是应该的。

陈龙的病情正在好转,但医院的ICU病房里另一位儿科医生郭佳丽却更让同事们挂心,在陈龙倒下前大概五六个小时值夜班的郭佳丽在参与67个患儿的救治,并且其中还有三个重症患儿的抢救后因为脑血管破裂而倒在了患儿床边。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副主任医师 张洪伟:她是27日早上发病的,紧急给她查了一个CTA,就发现她脑子里血管在左侧大脑前,大脑中有些狭窄,然后进行了一个全面的救治,目前来讲病情还算平稳,然后我们查了几次CT,就是颅内出血没有增多,然后也没有出现积水。

在记者探访时,郭佳丽出现过短时间的意识清醒,她的主治医师判断病情暂时稳定,但还不能转出ICU病房,而在医院的儿科里,分担了郭佳丽和陈龙的工作,同事们也没有太多时间来探望他们,因为孩子们的病情不等人。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儿科主任 骆培良:这次流感疫情的爆发超出我们预期,一般到冬季的时候,我们都会做好预案,那么像2017年到11月份的时候,我们在病人刚开始上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增加了门、急诊的人手,但是还是远远超出我们平时能够接诊的这个范围。

尽管有预案,尽管在郭佳丽和陈龙倒下后医院儿科的退休医生、休产假的医生、外出进修医生也都在申请回医院顶班,但儿科医生紧缺在全国似乎已经是一个普遍现象,根据2017年5月发布的《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显示,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仅为十万人左右,缺口已经超过20万,他们需要面对的是2.6亿儿童,平均一名医生需服务两千多名儿童。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儿科主任 骆培良孩子不会表达他不会说,那么孩子很多情况需要家长转述,很多时候我们遇到家长以后很多家长自己也说不清孩子是什么样的情况。

哑科,这是儿科的别称,因为问诊基本没有效果,医生就只能依靠诊疗经验和检查、检验来诊断病情,再加上小儿病情来得急、变得快,每一个患儿身后往往站着几个心情焦灼的家长,种种因素累加儿科医生就成了医患矛盾的重灾区,就在郭佳丽和陈龙倒下的前一天,就因为优先抢救一名重病患儿遭到了一名家长的殴打,右手严重受伤,而这位医生在2016年身患肺炎时还一边输液一边坚持问诊。

连云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儿科主任 骆培良我无所谓,我不好我可以重来,没有任何一个医生会这样想,像现在的话,我们每一个医生可能要看到200多个病人,那么他一个夜班可能就要看100多个,他下了夜班可能还会想我是不是夜间有哪个病人处理得不好,别人可能很难想像到,医生这个心理压力有多大。

有人说儿科或许是唯一一个仅仅因为打针就会遭受医疗暴利的科室,而事实上因为用药谨慎、尽量避免使用大型器械叠加,儿科往往是医院中收入最低的科室,就在今年2月份解决儿科医生紧缺成了多个省份、地方两会上的热议话题,人民日报也刊登文章呼吁政府、高校、医院、社会各方形成合力,尽快弥补儿科医疗资源不足的短板、显然在这场流感疫情中,郭佳丽和陈龙还有像他们一样病倒或者带病坚持的儿科医生们,正在用自己的健康提醒公众,别真的让小儿科倒下了。

(新闻综合频道《港城365》)

[责编:乔晓晓]
热点视频
热点图片
  • 港城地王诞生!万达北地块成功出让,楼面价达9038元/㎡!
  • 蒲公英第十六届连云港市青少年艺术大赛(音乐语言类)比赛
  • 全民健康睡眠大讲堂——走进连云港
  • 中国移动连云港分公司举办“海之韵 和4G”第二届职工瑜伽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