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光明论】胡鞍钢:“双11”创新释放巨大消费红利
日期:2016-11-13     来源: 光明网

【连云港传媒网】一年一度的“剁手节”以阿里平台1207亿元的交易额落下帷幕。作为全球最大的购物狂欢节,中国“双11”再创全球在线交易新纪录。数字背后中国巨大的消费潜力展现了中国数字经济的无限活力。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认为,“双十一”显示了中国的强大内需,体现了数据普及与消费升级的深刻影响,是激发、唤醒、引领中国消费的小引擎和大样本。可以看到当前全民消费正成为引领中国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上升。从数字红利到消费红利,从竞争红利到创新红利,从政策红利到市场红利,从中国红利到全球红利,胡鞍钢指出,中国正在转型升级中引领全球的消费红利。以下刊发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王蔚的独家约稿文章以飨读者。

作者胡鞍钢系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教授;王蔚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

中国再创消费红利

今年“双十一”,淘宝天猫成交额再创新高,达到1207亿元;此外京东、苏宁易购、1号店等也都创下了新高。中国“双十一”成为全球最大购物节,再次创造了全球在线交易新纪录,赢得全世界瞩目,既反映了中国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更展现了中国数字经济的无限活力。

中国创新了世界级的数字红利、消费红利。《中国统计年鉴2016》首次公布了网上零售额的相关数据,2015年全国网上零售额达到3.88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2.88%,网上零售额增长率(33.3%)大大超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率(10.7%)。网上零售即电子商务,已经成为中国消费乃至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提升了广大消费者的消费水平,促进了消费结构升级,扩大了信息、绿色、时尚、品质等新型消费,丰富了多元化、多样化、个性化的消费方式,保障了消费者的各类权益(知情权、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依法求偿权等),实现了全中国城乡几亿消费者剩余和福利最大化,这就是消费红利。

世界进入创新数字经济、创造数字红利时代。世界银行发布的《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首次以“数字红利”为主题,给出了明确的答案:第一,数字经济能够促进商业信息的包容,通过降低商家和消费者的搜索成本和信息障碍,提高了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国家之间商品贸易的可及性,创造了更广阔的市场效应;第二,数字经济能够提高商业交易的效率,得益于数字技术的成熟普及和价格下降,越来越多的生产环节、消费环节得以用ICT资本替代非ICT资本,从而更好地实现自动化和协调,使得交易可以更快更便宜更方便地进行,提升了生产率、交易效率和经济效率;第三,数字经济能够推动商业模式创新,通过搭建互联网商业生态平台,吸引大量卖家和买家进入,供需双方的高频海量交易发挥了规模经济效应,使得边际交易成本降到基本为零,创新得以蓬勃发展。

中国企业正在创新独特的数字经济新模式。阿里巴巴、京东等正是兼备包容、效率与创新的典范企业,它们创新了现代互联网信息社会基础设施,引领了集供应、采购、交易、支付、保险、物流、维权等于一体的商业生态服务平台,突出表现为平台的网络化、规模化以及难以想象的外溢效应,从经济学视角来看,就是创造了巨大规模的正外部性。这一正外部性的直接效应,即价格更低、服务更好、物流更快的消费者剩余和消费红利,其中“双十一”是最鲜活的案例、最生动的体现,引领中国乃至世界数字经济的时代潮流。

1

从数字红利到消费红利

中国抓住了数字革命契机,创造了巨大消费红利,成为世界最大的数字红利之国、消费红利之国。

从“数字普及”看:一是规模大,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10亿人,位居世界第一,超过2014年欧盟(3.98亿人)和美国(2.77亿人)的网民人口之和;二是速度快,8Mbps及以上接入速率的宽带用户总数超过1.33亿户,占宽带用户总数的比重达63%,光纤宽带用户总数达到1.1亿户,占比达到51.8%;三是覆盖广,固定宽带接入端数达4.07亿个,覆盖全国所有城市、乡镇和93.5%的行政村,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过半(为51.7%),超过全球平均水平3.1个百分点,超过亚洲平均水平8.1个百分点。这就为创造消费红利提供了数字红利的基础。

从“消费升级”看:当前消费是“三驾马车”中体量最大、跑得最快、动力最强的,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2013年的48.2%上升至2015年的60.9%,自2005年以来,批发和零售业增长率一直高于GDP增长率,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率则基本上一直高于GDP增长率(2003年除外)。未来时期,依托居民收入水平快速增长所积聚的潜在消费能力、消费新热点、新模式不断涌现所升级的消费结构、消费方式呈现多元化、网络化所挖掘的边际消费倾向以及私人消费与公共消费相互促进所形成的新型消费格局等四大支柱,中国将进入居民消费的黄金时代。当“互联网+”碰撞消费黄金时代,是中国内需的深度挖掘和巨大释放,如较为富裕的浙江省,2015年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35.02%,人均网上零售额为12510元,均排名全国各地区第三,但仍然保持了49%的高增长率(排名第三),说明网络经济空间仍然巨大。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农村正在成为电商的新阵地、新市场、新客户,农村电商正在改变农民、农业、农村。阿里巴巴、京东等正在的农村建立电商服务站,成为支持农村地区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例如,淘宝村),目前全国已经有覆盖460多个县的2.1万个农村淘宝服务站,淘宝村当中年销售额超过100万元的店铺数量已经达到1.1万家,实现了农民农业“小生产”与电商“大市场”的精准对接,使“互联网+”成为产业扶贫、电商扶贫的重要手段,成为农民增收、农业发展的新引擎,重塑农民购物方式、消费方式、生活方式、生财方式。

中国正是依托于巨国规模效应,有效结合、深度融合“数字普及”和“消费升级”,使得世界最大的13.7亿消费者获得最大的消费红利。

2

从中国红利到全球红利

电子商务市场从一开始的出现,就是全方位的对外开放,比任何传统的贸易方式都更为开放、更加迅速、更加便利,进而仅在几年内从国内市场快速扩散到全球市场。

中国通过“走出去”和跨境电商,使世界市场成为中国消费者的市场、中国生产者的市场,真正实现 “全国买、全球卖”、“全球买、全国卖”,从而引领全球性的新经济大方向、大趋势、大潮流。“双十一”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的“双十一”,也正在成为全球的“双十一”,成为全球商品的互通有无之节日,成为全球文化的交流分享之节日。2016年“双十一”覆盖了世界235个国家和地区,占到总数的98%,几乎实现了全球全覆盖,这就是全球数字革命时代的数字红利、消费红利的巨大威力。

值得介绍的是,此次“双十一”最热门的进口国家分别是日本、美国、韩国、澳大利亚、德国,与货物进出口总额的国家排名高度吻合,同时新兴活跃国家不断涌现,交易最为活跃的5个海外国家分别是俄罗斯、西班牙、以色列、乌克兰和法国。

促进全球贸易增长是2016年杭州G20峰会的重要议题之一,特别是在当前外贸形势复杂严峻、下行压力加大的大背景下,2015年全国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7%,其中出口下降1.8%,进口下降13.2%。2015年跨境电商交易额达到5.2万亿元,占进出口贸易总额的比重从2011年的6.7%提高到2015年的21.1%,中国在数字经济、跨境交易走在世界的前列。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正在进入服务业为主导的时代,发展服务贸易已成为对外贸易的重中之重,预计今年将突破7800亿美元,创新历史记录。尤其是跨境电商搭建的自由、开放、通用、普惠的全球贸易平台,将更好地实现全球连接、全球联购,中国正在带头推动传统贸易的自由化(如WTO)到新型跨境电商贸易的自由化(eWTO)的重大转变,这也为中国更好地利用国内国外两个资源、充分开拓国内国外两个市场提供了新思路、新途径、新规则、新动力,进而扩大和促进全球数字红利、消费红利。

3

从竞争红利到创新红利

电商市场发展从一开始就是公开市场,从而形成公开竞争机制,又进一步倒逼各类创新,包括理念创新、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服务创新等,产生一系列创新红利,又引发了更加激烈的竞争,如此循环往复,最终形成有效市场、激烈竞争、源源不断创新的良性循环。

每年“双十一”都是对全社会商业基础设施和体系的一场大考,澎湃的市场需求以最直接的极限压力测试的方式,高并发式、脉冲式地推动社会商业基础设施的进步,促进互联网基础设施、物流、支付等一系列支撑系统的不断创新。2016年天猫支付宝实现支付总笔数10.5亿笔,同比增长48%,支付峰值达到12万笔/秒,是2015年(8.59万笔/秒)的1.4倍,大大超过了Visa和MasterCard的实际处理能力,甚至比二者的试验数据高出一大截,同时菜鸟网络共产生6.57亿个物流订单。这一整套网上交易、互联网金融、仓储物流技术体系,都属于世界级领先技术创新,这些创新所植根的土壤,都源于庞大市场需求的现实倒逼,不得不突破、不得不创新,一步一个脚印,生发出一系列技术红利、效率红利,进而转化为消费红利、数字红利。

4

从政策红利到市场红利

政府创新助推市场创新。有效市场更需要有为政府,而有为政府更需要为各类市场主体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鼓励支持创新,从而形成各安其位、各发所长的“两手合力”,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就会产生政策红利到市场红利的效果。

中国的互联网技术创新和电子商务市场的发展,离不开国家信息化战略的顶层设计和对城乡信息化公平的持续推进。从2000年的“十五”规划开始,历次的“五年规划”都对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进行了“顶层设计”和不断升级,成为国家信息化发展的战略指引和互联网快速普及的基本支撑,特别是作为开局之年的国家“十三五”规划,更是把“拓展网络经济空间”单独列为一篇,明确提出“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加快建设数字中国”,首次将互联网普及率作为“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指标之一,实施“宽带中国”战略,建设高速大容量光通讯传输系统,支持公共云服务平台建设,推动“互联网+”行动,开展大数据应用,开放公共数据,支持电子商务基础设施建设,打造电子商务国际大通道。《“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亦明确提出发展E级(百亿亿次级)计算、超高速超大容量超长距离光通信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以及发展支撑商业模式创新的现代服务技术,都将推动中国数字经济再上一个新台阶、大台阶。

5

中国引领世界数字红利、消费红利

中国引领世界数字红利。大时代需要新技术,大市场呼唤新平台,大消费引领新红利。G20杭州峰会达成的《二十国集团创新增长蓝图》首次定义了“数字经济”,推进繁荣和充满活力的数字经济,将推动全球增长,惠及全体人民,亦与世界银行发布的《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的主题“数字红利”不谋而合。这在本质上就是发展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新途径,也使传统经济不仅得到改造升级,而且得到新的增长动力和手段。实际上中国是这场“数字革命时代”的“落伍者”,1995年美国互联网用户相当于中国的412倍,到2016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7.10亿户)相当于美国(2.77亿户)的2.56倍,成为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用户国,也是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国,还是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经济国,转变成为全球“数字革命”的重要“创新者”、“引领者”,成为未来全球“数字治理”的重要“倡议者”和“领导者”。

中国引领世界消费红利。“双十一”显示了中国的强大内需,体现了数据普及与消费升级的深刻影响,是激发、唤醒、引领中国消费的小引擎和大样本。当前全民消费成为引领中国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上升。到2020年,中国不仅将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世界最大的国内消费市场、世界最大的进口货物和服务市场,而且作为世界2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第一大贸易伙伴的数量,将从现在的125个上升至140-150个,其中跨境电商将成为增长最快、交易成本最低、服务最便利,无论占双边贸易,还是占多边贸易的比例不断提高,不排除与许多贸易体成为主渠道之一。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同100年前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体,当今天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体,中国更需要倡导共赢主义,更好地发挥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的合力、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的合力,极大地促进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物流自由化,进而带动全球的数字红利、消费红利。

[责编:夏露瑄]
热点视频
热点图片
  • 全民健康睡眠大讲堂——走进连云港
  • 蒲公英第十六届连云港市青少年艺术大赛(音乐语言类)比赛
  • 中国移动连云港分公司举办“海之韵 和4G”第二届职工瑜伽比赛
  • 海州东片区规划学校布局调整公示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