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城乡贤】义勇刚烈钟离昧
日期:2016-09-27     来源: 连云港传媒网

【连云港传媒网】钟离昧(?一前⒛1),秦末东海朐人。为项羽将,素与韩信善。羽死,亡归信。高祖缉捕之。高祖六年,有告韩信反,欲擒韩信。信拟斩昧,以取信高祖,昧遂自刭。

钟离味是二千多年前西楚霸王项羽麾下的一员大将。项羽兵败自刎后,他潜回家乡伊芦山。那时汉王刘邦已登位做了皇帝。正当他威加海内、志得意满的时候,忽然想起:“齐玉田横的门客和五百徒属,既然能那样死心眼地殉难,那么,项羽遗留下来的将领就保得住不想替项羽报仇吗?特别是那钟离昧,本领很大,我过去吃过他不少败仗,对于这个人,非找到他,以除后患不可。”于是,刘邦悬千金缉拿钟离昧等人,又通令全国:“如藏匿不报者,罪及三族。”这样,钟离昧也就难以躲藏在家乡,幸好与他过去交情很深的老朋友韩信,这时正遭到汉高祖疑忌,由三齐王贬封为楚王,兵镇三芦(伊芦、句芦、石芦)。钟离昧就利用这个时机投奔韩信,一为躲藏,二为策动韩信叛汉。不料,有人暗地向汉高祖回报说:“钟离昧现在隐藏在韩信那里。”刘邦一听大惊失色:韩信已经靠不住,再加上一个钟离昧,如虎添翼,那还了得!他一面派人去监视韩信,一面听从陈平的计策,伪游云梦,通知受封的功臣,到陈地会集。

韩信得到通知,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反复思量:如果去,刘邦多诈,为收留钟离昧,肯定不会饶他,而又不能不去,因此犹疑不决。这时有人向他进言说:“大王,你如果杀了钟离昧,献上首级,主上必喜,那就不用担忧了。”韩信听了觉得有理,就找钟离昧直接说明这个意思。钟离昧说:“我死倒不足惜,但你可要误了大事。刘邦所以不敢贸然来攻楚,是怕我和你同心抗拒,你若将我献给刘邦,那么,我今天死了,明天就会轮到你。”他一面说,一面瞧着韩信,而韩信仍然没有表现出醒悟的样子。钟离昧起身骂道:“你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今天算我错投了你!”说着便拔剑自刎而死。

对于钟离昧的生平,史书有较详的记载:“钟离昧,朐县伊芦乡人,为项王将。汉四年,汉军方图昧于荥阳东,项王至,汉军畏楚尽走险阻,楚击绝甬道,围汉王于荥城。汉王患之,请割荥阳以西为和,项王弗听。陈平谓汉王日:‘项王骨鲠之臣亚父(范曾)、钟离昧、龙且(音苴)、周殷之属,不过数人耳,大王能出捐数万斤金,行反间,问其君臣,以疑其心。项王为人疑忌,必内相诛,汉因举兵不问出入,平既多以金纵反问于楚军,宣言诸将钟离昧等为项王将功多矣,然终不得列地而王,欲与汉为一,以灭项氏分王其地’。项王果疑之,亚父闻项工疑之,乃大怒目:‘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乞骸骨归。’归未至彭城,疽发背而死。周殷叛归汉,惟钟离昧始终事无改。”(引自《史记》、《汉书·四十·张陈王周传》)这里充分说明钟离味在楚汉相争中是一位能征惯战使刘邦闻名丧胆的英雄人物。即使刘邦用了反问计,项羽对他有了猜疑,也未能动摇他那忠义赤诚之心。他的死,也是历史上一个激动人心的大悲剧。他的壮烈行为,是符合古海州人民所特有的倔强性格的。

钟离昧的故乡确在伊芦。据《史记》载:“项王亡将钟离昧家在伊芦。”又《汉书》注:“钟离昧伊芦乡人,东海朐南有此邑。”唐《元和郡县志》中说:“钟离昧城在朐山县(即今连云港市区和灌云县境)南百里,项亡将钟离昧所筑。”明朝隆庆年间《海州志·山川》中也有关于伊芦的记载:“芦石山,去州治东南六十里,山多黑石,《汉书》‘韩信为楚王镇于三芦’即此”。乡里传说:八仙中的汉钟离即钟离昧。宋苏门四学士之一的张耒在他那《宛邱集》里,就写下不少有关楚汉相争时发生在古海州地区事迹的诗。

张朝瑞清官第一

张朝瑞(1536—1608)海州土生土长的明代官员,生平《明史》无载,大概在世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来,但他在晚明浊世,能独持清廉,而做到这一点,是非常不容易的。

张朝瑞的清廉,是他的家庭教育和海州的乡土文化培养了他。其祖父张通“尝贷数百金于人,后焚券不责其偿。”其父张昶完全继承张通的品行,“一如父志,坦夷豁达,轻财好施。”张昶兄弟七人,他排行老二,但家中事务却实际上由他说了算。他治家毫无私心,父亲命令分家,他就焚香告天,然后把家产悉数分给弟兄们。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海州发生大饥荒,张昶把家中存储之粮拿出来赈济邻近居民,救活很多百姓。

张昶品德高尚,“与人交不择贫贱,始终如一日。”对于那些生不能养、死不能葬的家庭,他都要进行帮助,所以乡人对他很感激。海州州学一百余年没有考上科举。当张朝瑞考上辛酉科(嘉靖四十年)乡荐、戊辰科(隆庆二年)进士时,州城内外一片欢腾,都说是张昶积德的好报,海州人民对张朝瑞一家的感激之情一直延续到清初。《康熙海州志》中有句话就反映了这种情绪:“隆庆辛酉七月七日,一日三潮。是年,张朝瑞中进士。”张朝瑞当官以后,张昶心有戚戚,害怕担当不起海州人民给他们一家的荣誉,对张朝瑞是谆谆教诲,勉励他一定要做个好官,千万不能给海州人民丢脸。海州筑城防倭时,张昶命张朝瑞捐助“坊银四十金助工”。张朝瑞到安丘邑为官时,张昶随儿子一起到安丘。当他发现张朝瑞在安丘有好的政绩时,白天吃饭很香,晚上睡觉很甜。据《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载,张朝瑞的生平政绩主要有:“由进士令鹿邑,清卫豪侵地七千余顷。以不附江陵(即张居正)量移南行人司副,转南户曹,擢金华府知府。岁饥,设法赈济,全活甚众。葺书院,市腴田二千余亩,以赡师儒。考绩为天下清官第一。晋济宁宪副,兴水利,治漕河,有茂绩,迁杭嘉湖参政。时矿税兴,抗疏陈厉害。转南京府丞,肃政安民,置田养土,及掌大鸿胪,奏《分黄导淮之说大失策》人服其先见。后摄府尹,以疾卒。”

张朝瑞的清廉,在世期间已经得到了万历皇帝的褒奖,有《授张朝瑞南京鸿胪寺卿制》的圣旨颁赐张朝瑞,文曰:“陪京为高皇帝创业之地,一切朝会品式皆由宸衷斟酌,以诏胪卿。¨…·。尔南京鸿胪寺卿张朝瑞,学擅博综,才称经济,端凝表度,修洁坚操,应廷抡而历更岩邑,陟使暑而周践民曹,五马树棠,古婺千骑,保障东方。价藩著绥辑之勋,建置仿古;京兆藉提衡之力,调剂通今。乃晋列卿,掌司胪寺。正色表属,典客共仰于岩瞻;申令班朝,胪句式钦于嵩舞。眷旧京簪裾之棣棣,惟胪寺领袖之雍雍。是用仍授尔中宪大夫,锡之诰命。夫留务视辇下为简,而司宾视庶司尤佚,优游养望,正周虑四方之日也。尔夙忧当世,预建议于河渠,每讲求于保甲,今公私交困,蜚挽可虞,尚益勤桑士之筹,用需安攘之任。钦哉!”万历皇帝对张朝瑞的品德、才能非常赞赏,授他为中宪大夫,勉励他在“公私交困”的情况下,发挥自己的作用,为安定局势多做贡献。

张朝瑞去世后,万历皇帝又亲自写了一篇祭文,以示哀悼和褒扬,《谕祭张朝瑞文》这样写道:“J唯万历三十六年岁次戊申八月乙卯朔越二十六日庚辰,皇帝遣直隶淮安府知府姚铉,谕祭原任南京鸿胪寺卿张朝瑞,曰:惟尔才裕通方,守严=介。花封荐历,粉署延登。剧郡留惠爱之声,名藩著旬官之绩。志每廑乎民瘼,疏切徙薪;虑更急于河防,谋深拯溺。爰正同文之席,实需向用之阶。中道遽殂,空囊若洗,清白独贻,尔无愧己。特酬劳于祭典,亦风节于将来。”明神宗在这里给予张朝瑞很高的政治待遇,对他公正廉明的一生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表扬,说明张朝瑞在晚明政坛上是一位德高望重、社会公认的清官。

王鸣鹤将才第一

王鸣鹤与张朝瑞一样,也是海州土生土长的一位晚明历史上的重要人物,两人生活在同一时期,其生平同样没有载入《明史》,两人可并称晚明海州的文武双雄。

王鸣鹤是晚明时期涌现出来的一位军事家,万历壬千、乙酉二科武举,后登万历丙戌科陈燮榜武进士,迁指挥。《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说“鸣鹤仪表甚伟,长七尺,胆智沉毅,虚己下士,爱卒伍;每临敌,身先陷阵。守各郧、襄,军变,有抚定功。赍奏人都,试天下将才第一,迁甘肃参将。勃拜勾西人内讧,防守固原,逐之出塞,迁副总兵。征播酋,与杨应龙战,屡捷。首攻破海龙囤。剿邛水曲,破巴梁、鬼计等十九寨。征乐平,获首恶阿礼生等。攻都匀、养鹅、养蛊等寨,剿王道成等,又擒江洋大盗陈忠等百人。前后斩馘三百六十余级,晋都督佥事,挂征蛮将军印。镇广西以征思明府,擒斩陆佑功,晋都督同知一品服俸。镇广东,征黎贼,凯还,染瘴得疾而卒。赐祭葬。”真是一位每战必胜的常胜将军。

王鸣鹤不但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将领,而且是一位军事理论家和诗人。据《江苏艺文志》记载,王鸣鹤著有军事类著作《平黎记事》、《东粤私忧》、《惟间问答》、《登坛必究》、《教操说》、《训兵说》、《行兵图》、《火攻答》等,又有文学类著作《路鸢集》、《西征集》、《百粤草》、《缓带吟》等,可见他是一位文武兼备的军事家。王鸣鹤的著作多已失传,只有《登坛必究》、《火攻答》两种传世。其诗作留存下来三首。一首收录在《康熙海州志》中,曰:“九月初回海上舟,乘风东渡访丹丘。僧来共语消尘想,客至联吟足胜游。海阔天高凭槛得,日升川至举眸收。半生傀儡知是非,一宿禅房去欲留。”另外两首分别刻在广西桂林叠彩山风洞之南北洞口的崖壁上,其一曰:“春来淑气自氤氲,小队山城驻夕曛。树色有无天外见,江火明灭槛前分。凭虚把酒还邀月,选石题诗不碍云。最是登临风乍暖,宜辞乘烛续余醺。大中丞济寰杨老公祖邀游风洞山,即席咏《澄江烟树》,分得云字旨。万历甲辰春日,淮阴王鸣鹤。”其二曰:“春游洞壑暖风回,徙倚临江百尺台。何处梵音乘夕至,似闻天籁和云来。因生静念祛尘鞍,顿起避思渡海杯。此日诗篇偬成偈,昙花随意向人间。《暮山闻梵》,同中丞济翁杨老公祖赋。淮阴王鸣鹤。”

[责编:金梦]
论坛热帖